走上云端,然后「Uber 化」

MARCH 29, 2016

把互联网比喻成「云」的最早是在 2010 年左右出现的,但在那以前,电信网络的示意图表里就经常用云表示用户不必知道详情,但肯定能正常运转的网络系统,比如电话网络。

Tung-Hui Hu 在 2015 年 8 月出版的「云的史前史」(A Prehistory of the Cloud) 就讲述了在「云」这个比喻流行之前,人对网络的认识,也讲了各种「网络」发展。他找到的用类似形状表示网络的例子,是 1922 年时设计的一个电报互联的系统,数学家希望用这样一个系统来预测天气。1951 年,AT&T 建了一套微波中继站的网络,叫做「electronic skyway」,也传达了一种类似的「远在空中」的感觉。

作者当过网络工程师,现在是英语教授兼诗人,出版过几本诗集。这位胡同学在一次访谈中,谈到了自己网络工程师、教授、诗人的身份混搭了起来,诗人能看到规律、观察到一些可以押韵、引人联想的事件和意象。在学编程序的时候他刚好也在读乔姆斯基,一边学编程语言一边学人类语言,让他感觉写代码也是一种修辞。

但这不是一本技术书。他在书里引述了很多驳杂的例子,比如维多利亚时代的下水道系统,电视的历史,等等。书里写道,分布式网络一面宣扬普遍的互联给个人带来的自由,一面又重构了「他者性」(otherness,对,这书里净是这种词儿),加剧了社会的区隔 (partitioning)。(※注)

他还追溯了「用户」这个人为制造 (synthetic) 的概念的产生。就电脑系统而言,「用户」这个概念最初的意义,是你在与他人共用某个系统的计算资源,比如古时候的「分时」(time-sharing) 多用户系统。但现在在日常使用中,它仿佛只具有个人属性了,服务商宣称这个用户的信息只属于该人,要保障「用户的隐私」。

但实际上「用户」的时间、精力、智力、数据都在经由网络为不同的公司赚钱。菲律宾的「用户」帮 Facebook 鉴别黄色图片。世界各地输验证码的「用户」帮 Google 识别旧书里的文字。于是,胡同学说,「每个『用户』都成了 freelance 的劳工,最后我们都会『Uber 化』,不只是出门开车,每天的每时每刻都会被某个 app 用来变现」。

——

※ 说起这个,也推荐大家去读一下 The Atlantic 发表的那篇「Facebook 与新殖民主义」(Facebook and the New Colonialism),虽说这篇文章有点标题党,但其实还挺有意思的。

Facebook 在印度提供只能用来上无广告版 Facebook 的免费上网流量,被人辱骂是在搞新殖民主义,而且违反了接入商 (ISP) 对传输的所有数据皆一视同仁,不偏向某一家内容提供商 (ICP) 或某一种内容的「网络中立」(net neutrality) 原则。(于是我不禁又脑洞了一下,中国搞「一带一路」的人,在撒钱之余,是不是也该研究一下沿途各国对殖民主义的论述呢……)


◀️ 回首页🔀 下一篇✉️ 联系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