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普萨拉的图书馆

Sep 8, 2017

到学校第一天上课的时候,路过文科校区的图书馆,愣是没敢走进去,因为还不知道借书卡的手续怎么办。直到过了几天,在网上填了申请表,之后再去领卡的时候才走进去。

结果发现进图书馆不需要刷任何卡、不需要出示任何证件。学校图书馆里的书、电脑、自习室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,只是把书借走、带出去,需要办一张借书卡(似乎是只提供给学校师生和访问学者)。

文科校区的图书馆名叫 Karin Boye,这是一位瑞典女诗人的名字,她也是我校的一位校友。

这个图书馆里的书以瑞典语和英语为主,英语书可能还更多一些,毕竟英语才是全世界最好用的学术语言。其他欧洲语言的学术书也都不少。所有这些书都按科目、主题排列在书架上,各种语言驳杂地摆在一起。仿佛老师和学生们都应该能看懂英法德语书一样。

这个图书馆里,关于语言和语言学的书占了很大空间。从满语蒙语维语一直到非洲语言的语法书都能找到。看到一些瑞典语的语言学书中间,混进来了几本拼写怪异的书,端详一番断定是丹麦语。瑞典、挪威、丹麦的书面语相差无几,要是学习的话,基本相当于买一赠二。一个瑞典同学跟我讲,他小时候有一次去丹麦,拿起一本丹麦语的书,看了很久才意识到那是丹麦语。

(Karin Boye 图书馆后面是一个墓地。)

全校有 13 个图书馆,其中最大的是「重生的卡罗琳娜」(Carolina Rediviva),1820 年开始修,一直到 1841 年才建成。

有一次中午贸然闯到卡罗琳娜,结果发现没开门。门口的告示写道,为了享受夏天,一直到 8 月 31 号,都是下午才开。天气明明已经凉到要穿长袖了,再过不久都快到中秋节了,还是「夏天」,本地人也都穿着 T 恤衫在街上游逛。

第二次再去卡罗琳娜,在大厅的电脑上查好书号,结果走近层层叠叠的书架中间,还是迷路了,只看见一排排的各种大厚书:基督教百科全书、犹太人大屠杀百科全书、世界穆斯林民族、英国流行音乐百科全书,甚至还看到一本专门的甲壳虫乐队百科全书。

折回到大厅,问官员应该怎么找书。结果发现需要走到右边的角落,坐电梯到几楼,再去找哪个架子。然而摆架实在有些乱,只找到了一本要找的书。

「英文书店」(The English Bookshop) 在瑞典有两家,一家在首都斯德哥尔摩,另一家就在我们村。老板娘爽朗地讲着一口英式英语,柜台播放着 BBC 的新闻。美国新出的非虚构类书籍,这家店跟得蛮紧的。Trevor Noah 的 Born a Crime,这里有平装本卖。川普上台后突然畅销的一本小书 On Tyranny 这里也能找到。比北京能买到的英文书多太多、也新太多了。这家店每周会组织读书会,不过主题都是以小说为主。

只是这里的书并不便宜。在纽约的 Strand,大学出版社新出的学术书还有折扣,这家书店不仅没折扣,价钱比书背上印的美元定价还要贵两成。当然也能找到售价奇便宜的小说,10 克朗一本、20 克朗一本,摆在门前,封面极为艳丽,品相有些旧。

感觉如果需要买书的话,瑞典语书就用本地的在线书店 Bokus ,英文书还可以接着用英国的 Bookdepository.co.uk 。Bookdepository 定价便宜,而且全球包邮。(没错!可以寄到中国!)

英文书店对面是市立图书馆 (Stadsbiblioteket)。同样是无论谁都可以进去翻阅,可以免费用图书馆的电脑、视听室。(然而厕所是收费的,摊手。)要借书的话需要办一张借书卡,程序也很简单,只要在图书馆网站上填个表(馆里公用的电脑就能填),再去服务台领卡即可。我只是拿学生签证暂居此地,但作为本市居民也拿到了借书卡。

市立图书馆面向的确实是普罗大众。和大学图书馆不同,这里的畅销书、小说明显多很多,楼梯旁边有一架子「瑞典语口袋书」和一架子「英语口袋书」,以有趣为主,文学性倒在其次。这里还能找到许多童书,以及满满一架子带英文翻译的日本漫画。

日常生活中实用性的书籍也有很多,都是你借走之后,回家就可以照猫画虎学着摆弄的东西。比如各种食谱,做面包的、做沙拉的等等,分门别类摆了很多。竟然还看到了一本教你怎么布置屋子的风水书。

二楼的一个角落有十几个书架的各种外文书,除了欧洲语言之外,还有阿拉伯语、波斯语、库尔德语、土耳其语等主要移民族群的语言。这里自然也有中文、韩文,甚至还有世界语。只是中文书的选题都有些陈旧了,我都想给他们捐一些啦。

书架上摆着各种语言的图书馆指南,里面承诺说,无论读者的母语是阿拉伯语、波斯语、土耳其语还是其他一些语言,在图书馆里都能找到对应语言的服务人员。一楼入口处的一个书架叫「本市新居民」(Ny i Stan),摆着用各种语言教授瑞典语的教材和语法书,还有一些浅易的瑞典语书,给初学者阅读。图书馆的宣传材料上还说,每周有一些时段,有类似瑞典语角的活动,大家可以坐下来聊天练习。

(我借的这本书就有之前的读者留下的笔记。)

既然来了,就要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。而且这些服务的提供,并没有什么「我是在照顾你」的感觉。馆员对各种肤色的读者习以为常,瑞典语的宣传品和英语、阿拉伯语等等语言的版本并排摆放。

几年前杭州一家图书馆允许流浪汉进去,这件事还上了新闻。而在这里,斯文的西装眼镜男、邋遢的大汉、乞讨的大妈、上网的小青年儿,本来就都是读者。


◀️ 回首页🔀 下一篇✉️ 联系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