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待人友善是很酷的!」

JUNE 18, 2017

朋友在微信上给我看她读一本法语小说时遇到的一句话,说瑞典语真是 une langue de merde.

然而法语明明是更加麻烦的语言呀。Beau 的复数为什么是 beaux 而不像别的词一样加 -s 变成 beaus? 阴性的复数为什么又成了 belles? 再以及,形容词为什么要搞什么性和数?

哎,不过瑞典语的形容词也是分性的。

瑞典语是有些不伦不类,但是偶尔也会发现一些有趣的规律。(有趣吗?)名词分 en 性和 ett 性。表示特指的定冠词,是 -en/-et 这两个后缀,放在名词的尾巴后面,en 性名词后面跟 -en,-ett 性名词尾巴后面跟 -et。这不禁让人困惑:既然古时候的阴性和阳性合并成了 en 性(ett 性原本是古时候的中性),为什么不再走一步,干脆把性取消掉得了?

修饰 en 性名词的形容词,用原本的形式。修饰 ett 性名词的形容词,在后面加 -t。与此同时,其他词性的词,转用作名词的话,也归入 ett 性。

接着,再按照这样的逻辑引申一下,好像形容词后面加 -t 就变成了副词;似乎修饰动词短语的时候,形容词后面也要加 -t。所以我就在 Instagram 上见到了如此可怕的情形:

“Det är coolt att vara snäll.” —— 什么!?COOLT !?

这句话意思是 “It is cool to be nice.” 中间的 cool 显然是英语借用来的,然而为了修饰后面的短语 “att vara snäll” (to be nice),就连英语借用来的形容词 cool 都要被强行加上 -t。(以及,这样一个无聊的正能量凭什么能有 111 赞?)

这是我今天的一点小发现。

之前也有别的小发现,其中的一些让我发觉,英语和瑞典语真是应该属于同一个语族啊。(废话。)

比如,「理解」英文是 understand,字面义「站在下面」,瑞典语是 förstå「站在前面」。

再比如英语里一些莫名其妙的词感觉找到了根源。比如 behoove(需要)这个怪异的词。英语里这绝对是一个少见罕用的词,大概只会用在认真的场合,比如字典例句:“It behooves us to be prepared. We will begin a series of atomic bomb drills.”(我们需要严阵以待,我们要开始一系列核弹演练了。)如果不是背 GRE 单词,我都不会遇到这个词。

而瑞典语里的 behöva 感觉就常用很多(丹麦语和挪威语拼作 behøve),比如字典例句:Jag behöver hundra kronor.(「我需要一百克朗。」大概折合 78 块人民币吧,比港币还略便宜一些,给你拿去。)

其他的,还有 tidning 意思是报纸,和英语的 tidings(消息)是一个根源。对应的英语名词 tide 现在基本上指「潮汐」,但它根源上也是「时间/节律」的意思,因为潮汐是有节律的。英语的谚语 Time and tide wait for no man. 其实是「时间和节律不等人」。(要感谢告诉我这件事的陈博士。)

语言这玩意,学来学去,总感觉是白费劲。不过当然也并不是白费劲,也算得到了上面这种没什么用的琐碎东西。

仔细一搜索发现,「待人友善是很酷的!」这句话竟然在瑞典写得满世界都是。比如:


◀️ 回首页🔀 下一篇✉️ 联系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