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博士

JULY 14, 2017

你最近开心吗?我问。

「这么浅薄的问题,我拒绝回答。」艾博士生气地说。

在杭州的这家咖啡馆里,周围几桌人都在谈生意。不是那种做个 app、谈融资、找上面关系的生意。而是现在什么卖得快,一单几百块,那么一个月流水可以做到多少的生意。

我问他,讲奥尔罕·帕慕克的论文写得怎么样了。

「本来都写完了,只需要改一遍、顺一下。这不你来叨扰我了。我想他是可以称作一个三流作家的……」

你等等,那什么样的算是一流作家?

「一流的比如,荷马、莎士比亚、弥尔顿,等等……」

那现在活着的一流作家有谁呢?

「我最近读到的英国的一个作家,名字叫……

「哎,我为什么要告诉你,你知道我读了多少书之后,才敢评价这个人算是一流吗?你问我这个是真的想知道还是想装逼?我费了这么多年精力,才向前走了这么一点点,凭什么这么轻易就让你知道?何况,你又并不是真的想知道。」

于是,我到最后也没能知道这位英国作家是谁。接着,我又跟他讲了自己的很多猥琐想法。

艾博士不屑地反问我:「你最近有在求知吗?」我只好承认,并没有。

「你这些关于赚钱和繁殖的焦虑啊……啧啧。繁殖这种事情很简单啊,只要长个鸡巴就都可以做。真正困难的是求知啊。」

关于赚钱的焦虑他并没有振振有词地贬损,恐怕是因为他自己也不擅长赚钱。

「你怎么跟我带的本科生似的,『老师,我也感觉人生好虚无!』可你才读过几本书,你就知道人生的虚无了?」

于是艾博士继续规劝我去求知,比如,柏拉图可以读一下。

但他又不太甘心。

「哎,我不是歧视你们本科学历的,只是我读了一千本书,告诉你柏拉图可以读一下,你知道我在这个中间经历了多少痛苦吗?而你只想买一本柏拉图,坐在咖啡馆里装逼。」

于是:


◀️ 回首页🔀 下一篇✉️ 联系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