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同鸭讲

OCTOBER 15, 2017

买了 HBO,但这里的是 HBO Nordic,有英语的电影、电视、脱口秀,也有不少欧洲的。

然而所有这些片子的字幕,就只有北欧语言。对白还听不懂,总不能每句台词都暂停一下查里面的瑞典语生词。所以最省脑子的节目还是美国的脱口秀。

最近的一个梗是国务卿 Rex Tillerson 到底形容川总统是“moron”还是”fucking moron”。瑞典语字幕里,把“fucking moron”翻译成了“jävel idiot” (devilish idiot)。

Jävel(或者拼作 djävel)字面意是魔鬼,不过看字典里的注释骂人时程度相当于 son of bitch 或 motherfucker。希望不必用到这个意思吧。

瑞典人英语确实都还不错,年轻人讲的英语大都更流利些,往往有些美国口音,中年人的英语英国口音仿佛多一些。

然而毕竟都是第二语言。开学的时候学校办了场迎新典礼,一个大叔发言说,等度过了冬天的漫漫长夜,瑞典人就会推开窗户晒太阳,看起来很蠢,但这都是出于内心的 joy —— 他把 joy 读成了 yoy。

上周给银行打电话,说需要让他们重发一个激活码(这事儿太长了,麻烦到想吐槽)。网页上写可以用短信、电邮或纸的信件发过来。于是我问能发电子邮件吗,对方不能,只能把纸的信件寄来。

我问:So I just wait for it in my mailbox, right? 我想的是门前的信箱,每周会有各种纸的广告塞进来的那个信箱。对方可能听到 mail,就脑补成了电子邮箱,从头又解释了一遍只能寄纸的信件。


◀️ 回首页🔀 下一篇✉️ 联系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