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买提明笔下的几个女性角色

FEBRUARY 15, 2017

Memtimin Hoshur 是一位很著名的伊犁作家。他的名字汉语写法很多,80、90 年代的时候,他的短篇小说作品有汉语译文在杂志上发表时,常写作「麦麦提明·吾守尔」,后来他的文章结集出版,写成了「买买提明·吾守尔」或「买买提依明·吾守尔」。他的历史小说,确切说是架空背景的古代幽默/荒诞小说“Qum Basqan Sheher”在出版汉译本《被风沙掩埋的古城》(新疆人民出版社,2013 年)时,署名又变成了「买买提·吾守尔」。汉语出版机构对作家名字的汉字写法如此不认真,实在让人遗憾。

我今天下午其实在整理另一本书的笔记,但写着写着,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买买提明先生书中对女性的描写。(这本小说我其实正在对着录音听写维语版,进度异常缓慢。)

《被风沙掩埋的古城》我读的是汉语版。书中提到的女性让人印象深刻的有一个是在老国王驾崩后,带小王子从帝国的王宫里逃出的宫女。她健壮、有生命力,为了保存小王子的性命,不惜委身与「浪迹天涯的苏坡尔盖」。苏坡尔盖维吾尔文版中的原名 Süpürge 意为扫帚,他来自沙漠中一个商贾往来的绿洲城市,被帝国的使臣(探子)称作「无忧国」。城市里的人安居乐业,宁静地过着幸福的生活,那里没有国王、没有军队、没有城墙。

一位王子杀光了所有竞争王位的兄弟,夺得国王宝座,成为新国王。帝国的探子发现「无忧国」之后,他决定出兵征服。帝国的大臣中,有人担心师出无名,但其实史官大可以论证,在真主创造天地之前,「无忧国」就是帝国的领土。

上面只是小说中前一半的情节,后半边讲了很多荒诞不经又搞笑的故事。全书中有很多开玩笑的讽喻。书里后半部分的一个女性形象是富翁 Nijambay 的老婆,她被富翁冷落,没有生过孩子也没有经历过生活的艰辛,所以整个人都很年轻。她迷恋上了打理花园的青年,于是诱惑青年,最终勾搭成奸。另一个是另一个富翁尚且年轻的老婆 Ayjamal(“月亮的容颜”)。游手好闲的 Barat 为了盗取钱财翻墙进院的时候,被 Ayjamal 按倒在床上。最后两人合谋下毒,把富翁害死,夺取了家业。

维基百科上显示,这部小说是 1996 年出版的。这不禁让我想起他 1979 年在伊宁 (Ghulja) 创作的短篇小说《笛声》(Ney Awazi) 当中描写的一个女青年。

乡里的通讯员来到村里采访先进典型,听说女社员 Göher(“珍宝、珍贵的”)也会吹笛子,感到很惊奇。这个女青年不想出去上学,况且村里的奶牛需要照料,就留在了村里(如果情节我没记错的话)。短篇小说里描写了这位女青年如何干练、如何有思想(村里的奶牛如果怎样怎样打理,产奶量就能提高多少多少)、如何勇敢(在雨夜里找回了大队走失的牛)。最后,通讯员完成采访任务,乘坐村里大叔的船回到了乡里,他心里倾慕着这位姑娘,期盼着下一次听到她的笛声,但并没有任何表达。

另一篇 1961 年创作于伊宁的短篇小说《考验》(Sinash) 是由几篇类似情书的文字组成。青年在某一年的春夏秋冬,都前去约定的地点,却完全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。到最后,他讴歌了漫山遍野盛开的花。或许他等待的只是这些鲜艳的花 (güli)。这两个短篇小说都在买买提明的作品集《满月》(Tolun Ay) * 里。

之所以写这个,只是感觉这几个人物形象对照下来很有趣。买买提明先生在成为以荒诞幽默闻名的小说家之前,也写过很多描写质朴情感的文章。我以前分享过他写的《胡子的风波》。

——

这本文集正式的汉语译名是《买买提依明·吾守尔作品选1:十五的月亮》(新疆青少年出版社,2009 年),但是把「满月」翻译成十分汉语化的「十五的月亮」呢,实在是莫名其妙。


◀️ 回首页🔀 下一篇✉️ 联系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