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江水暖鸭先知

北京这几天的新闻实在糟糕,想想还是有些后怕,过去一年我都没上班,纸面上算「自由职业」,但并没有什么收入。跟这几天被清理的「低端人口」比起来,我当时的处境恐怕更低端一些。不过这也只是后怕之一,还有另一件后怕的事。

事情不是突然就变成现在这样的。

今年 8 月底离开中国的时候,很是有些狼狈。亲戚开着一辆 SUV 带着我爸妈来北京玩耍,走的时候带走了一些锅碗瓢盆小家电之类。后来又整理了几年来买的书,陆陆续续寄回我爸妈家。邮费便宜得出奇,成箱成箱的书(书可是最重的东西),用顺丰寄到河北几单加起来都不到三百块。

这么多年买了很多维语书。我总觉得自己学了那么多年课本的书面语,大概应该也能够读一些活灵活现的文字了。读起来还是慢如抽丝。

这堆维语书当时让我很犯愁。当二手书卖,也并不会有人买。原本计划寄给新疆的岳父母,但又担心惹麻烦。琢磨了一下,感觉这担心不是多余的。两三年前自治区政府鼓励各民族互相学习语言,虽然只是嘴上说说,但毕竟当成好事。今年话锋一转,说鼓励汉族同志学维语是犯错误,要认真纠正。出版过很久的维语书都被召回重新删改,改完再印。

岳父母来北京道别,处理了一些家务事,回新疆的时候只带了些家里用得上的东西,书一本都没拿。所以这堆维语书也都寄回了河北那边。

到上飞机的前一天,房子里还留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拜托小姨子收拾。一只乖戾的老猫,暂且交给了多年老友照看。

再晚一些,恐怕就走不成了。过去一年,派出所的老冯来过三次,美其名曰是登记辖区出租房的情况,但手里拿着针对敏感人员的闻讯笔录。(当时情景的视频都留着。)

老冯是老片警了,时而嬉皮笑脸,时而语重心长。他的工作是见到住在这里的维吾尔族妇女,查阅证件,收集一些信息,然后问什么时候回新疆。你大可以顶嘴、讥讽他,他也不生气。为了完成自己的工作,他不介意忍你一会儿。

除了老冯上门,深圳、新疆的警察也时常打电话。接着就听说,开始收护照了。先是去过二十六个敏感国家的人,可能主要是维族吧。接着说其他人的护照也要上交,拒不上交就注销护照。一方面觉得这是地方小警察诈唬,但又觉得他们未必做不出来。

在内地打工的维吾尔人被赶回新疆。在乌鲁木齐打工的南疆人被赶回南疆。每个社区都有赶人百分之几的指标。这种事情已经进行了很久了,只是内地人不知道,也不会觉得这种事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。

谁能想到还真有呢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