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You know”

春天来得晚,但是来得猛。就像和一个典型的瑞典人的交谈。尽管阳光充沛,但是大家对冬天漫长的夜还心有余悸。

今天上课的老师是立陶宛人,但是讲话浓重的美国口音。但能感觉到是后天习得的,比如偶尔会有讲快了 v、w 不太分的迹象 *。

课间的时候,七八个人竟然不自觉地聚拢到了楼道里厕所旁,一处有阳光的地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。我说,上中学的时候进学校机房偷玩电脑,那时候电脑上只有 Windows 95。一哥们说,我们那会儿全校只有两个电脑,只有他妈的 MS-DOS。哎,你们玩过扫雷吗?扫雷我一直不明白怎么玩。我们的 Linux distribution 里带了扫雷吧?带了,而且还有数独 (sudoku)。哪像现在啊,手机上都有 Python。

于是,R 对 S 说,Can you write pseudo code to solve sudoku?(笑点注释:pseu / su ; do / do ; code / ku 谐音。)

S 说,老子为什么不写 real code?不过说起 code,你上课时在手机上捣鼓的 Python 是啥?

R 回答说,就是只有一个光标让你输入文字,输入一行按回车,txt 文件里就会把这行字连同时间戳保存下来。我用它来 ……

(我脑海闪过了各种时间管理需求,比如:「16:17 进厕所;16:39 出厕所,开始学习;17:21 我操,直到现在都没有学习」)

…… 我用它来记录老师每次说的“you know”。

他打开那个文本文件,里面一串时间戳,如「y 几点几分几秒」。

我们一群人围着笑了十分钟。